学校主页|访问旧版|联系我们
今天是
2010级徐朗赴美带薪实习心得
发布时间:2014-07-07 10:17:00   

     上大学之前,我不看美剧也不爱听英语,最多听听最近大热的英文歌,更没想过以后的专业会是英语,可我有一个有着美国梦的爸爸,他到现在也没有放弃自学英语。关于“work and travel”项目,这并不是我计划中的事,也许是对爸爸美国梦的好奇,从粗略的了解到最终的决定不过一天,却没想到之后,我将迎来一个如此不同的暑假。

  还记得临行时,我大致想了想:一个人,从重庆出发到上海到芝加哥再到盐湖城,再乘每天只有一班的汽车到Jackson Hole,路程有多长我不知道,但我忐忑了,我总觉得这可能是本次美国之行的第一个也是最大的一个挑战。到了上海机场,我拉着大行李箱,嘴里还有中国早餐的味道,心理盘算着到时候怎样跟“老外机场人员”交流,然后独自走向“国际航班”登机口,似乎连走个路都需要勇气,自己顿时有了当大侠的使命感。

  这一段一共用时两天的航程让我至今印象深刻。在去芝加哥的飞机上,我认识了我的邻座,一位密歇根州的女工程师Cheri,紧张的我到后来竟然跟她聊到了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全然放松了。而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在迈阿密上学的中国留学生,用中文交流更是相当方便。临走时我跟她们两个都交换了联系方式,我深感这是我的第一份礼物,世界变得小了,这第一步给我了勇气,即使旅途中也遇到了诸如航班推迟而不得不找地方过夜等等一些波折,但我觉得这都远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难。

  终于在两天后到达了工作地Jackson Hole,之前就知道它相当靠近黄石公园,而当我看到那些低矮的山顶还被雪覆盖时还是震撼了,这明明是夏天,要在重庆早该开空调了。到了Albertson(美国的一个连锁超市),迎接我的是经理Steve,这个有着美国人典型体型的白白胖胖的中年人用着他信手拈来的幽默招呼我填了些表,做了些例行检查。接着他介绍我认识了我的室友Molica,而这个哥伦比亚女孩已经参加这个项目4次了,她告诉了我哪里是餐厅哪里可以买药,在之后的三个月中帮了我不少。

  正式工作之前,我们进行了一个星期的培训。那个从纽约来的年轻培训师似乎完全忘了我们是非英语国家的学生,噼里啪啦的给我们讲解公司的规定和操作的细节,比我听过的任何听力考试都难。只有当她手把手的教操作时,我才从她的动作和表情中懂了一些。后来,我被分到了Deli部门,主要负责招待顾客,加工熟食,而那才是真正的挑战。第一天八个小时站下来,回到宿舍已经筋疲力尽,整整坐了半个小时才缓过来,而最累的还是因为工作时认不清熟食种类而频频问manager。虽然渐渐熟悉了它们的名字,知道了怎样接待顾客,可永远达不到manager要求的速度,令我惊讶的是在工作中的美国人是相当严谨的,甚至有点死板,对于错误的指出也毫不留情面,远不像他们下了班那疯狂随性的样子。与我工作的还有不少墨西哥人,他们一般都很随和,工作也勤勤恳恳。美国就像供他们赚钱的地方,男人疯狂的在这里工作,女人留在这里拼命的生孩子挣补给金。随着工作的继续,我跟他们也越来越熟,虽然有语言的障碍,他们可爱的一面却慢慢显现出来了:时不时“偷拿”一点做沙拉的配料一口吃下去然后抛个胜利的眼神给我;庆祝业绩上涨而给deli每个人留的披萨;给过生日的员工订做的蛋糕等等。似乎每个人都有孩子气的一面,deli的经理Mary会毫不掩饰的说她不认为副经理Edith是个有趣的人,而Edith会经常提醒我必须怎样做因为那是Mary要求的,言语中透着嘲讽。以前只是通过看美国电影想象美国人,现在发现其实他们也一样,甚至墨西哥人也一样,一样拥有七情六欲,一样有各种各样的性格,文化的不同并没有影响到人的本质。

  后来又熟识了一个老墨,他在美国工作了九年,由于学历不高,他一直只能做初级工作。在Albertsons,他是bagger(替顾客装袋推车),在Cowboy Hotel,他是cleaner,而他真正喜爱的是设计家具,但是在墨西哥这是个高门槛的职业,至少也得有钱才能做,所以他美国一天几份工作的干了这么久,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回到墨西哥做他想做的事。这让我深深触动,我们以为外面的世界很美好,其实在地球的另一端有一群人讲着另一种语言过着与我们一样的生活。又看到一起参加这个项目的摩尔多瓦学生,他们与我们年龄相仿,却早开始打工挣学费,在这个项目里三个月挣的钱相当于他们家两年的工资,所以他们无论女生男生都一人打了几份工,显得无比独立强悍。与他们聊天时,觉得自己真是从象牙塔出来的,我还难以适应他们的思维方式,但是转过来想一想也觉得不无道理。这里当然还有中国人,Sushi吧的David就是一个青岛人,这Jackson Hole待了也有三年了,然而他当初来仅仅是为了一次与父亲的赌气。三年中他没有回过家过年,问他想不想回去,他摇头然后笑:回去有啥意思?他与他现在的同事,另一个中国小伙子,都是被“黑”过来的,靠中国餐厅老板保护,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即使老板要求他们一年365天天天上班,没有节假日,他们也不敢说什么。David把他除了吃饭睡觉的所有工资都用来玩网络游戏了,每天下了班就是直奔向宿舍,打开电脑,一头扎进去。这样的生活我光是听一听就觉得暗无天日,而他还挺满意,同时嘲笑我其实啥也不懂。于是,我有时同情他有时又觉得他可恨,虽然都来自中国,却不是一个世界的。

  之后我也想方设法找了第二份工作housekeeping,又厚着脸皮给一个韩国人的小店帮忙了4天,算是第三份工作吧。期间见了形形色色的人,看到不同人的不同生活状态,有的人,不同国籍却觉得很近,有的人,说着同一种语言却无话可说。对于后一种状况,一开始我还有怨言,但是后来也放下了,反而让我更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让我觉得每一天都有各种可能。

  不知不觉,时间来到了工作结束的那个星期,那时自己工作八小时已经不会累得趴下了,看见老外也习惯了说Hello,自己独立处理某些事情其实也挺棒了,可是我得离开了,拥抱用三个月打工换来的自由旅行。最后一个月,时代广场,华尔街和自由女神像将纽约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费城和波士顿人文感厚重,尼亚加拉大瀑布令人叹为观止,而到了最后一站----西雅图,在爸爸的朋友家住了十天,又感受了一下美国大学生的生活才算是句号。

  回来时,我一个人提着满满两箱行李,突然想起去的时候提一箱还要人帮,哈哈,我是变强了吗?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同,跟以前的暑假不同,跟我想象的美国不同,跟我了解的自己不同。而我也终于明白了爸爸的美国梦。

 

                              供  稿:徐 浪

上一篇: 2010级罗旋赴美带薪实习心得
下一篇: 2012级吴帆赴台湾东吴大学交流学习